当前位置: > 散文随笔 >

散文随笔:何时孝顺父母?

时间:2013-09-27 11:42来源:{www.wzyma.com} 作者:{万众源码} 点击:
散文随笔:何时孝顺父母?_雷岳_新浪博客,雷岳,

                    文/一轮月

­­        

       一篇文章,让我对父母多年以来的养育之恩产生了愧疚感。

        《妈妈爱吃什么菜》是那篇文章的题目。文章叙述了朋友聚会,在酒席即将结束时,一位朋友为母亲打包最喜爱吃的酱烧鸡翅回家,而引发了“妈妈爱吃什么菜”的话题。在坐朋友都愣了半天,没有人能回答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 母亲喜欢吃什么菜呢?我竭尽全力让记忆退回童年时代,退回袅袅炊烟升起的村庄,退回陪伴了母亲大半个人生烟熏火燎的灶台,试图从与母亲朝夕相处的十多年岁月里寻找答案。我脑海里一片空白,没有答案。如果能勉强称为答案的是——母亲常吃儿女们留下来的剩饭剩菜。
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吃的饭菜母亲却铭记在心。虽然童年岁月比较清苦,母亲则会抛开所谓的苦难,倾其所能用蔬菜代替肉类为我做饺子,把用来换取零钱补贴家庭日常所需的鸡蛋,背着父亲给我做一盘蛋炒饭……

        离开故乡很多年了,清苦的岁月渐渐远去,不复存在。每次回家乡,母亲会乐此不疲的为我张罗一桌好吃的饭菜。从不食肉,不愿沾荤的母亲为了我们也学会了烧鱼炖鸡的手艺。看到我们吃的开心的样子,母亲总是笑脸盈盈一旁站立。待我们一阵风卷残云吃过之后,母亲才拿起碗筷,将我们所剩饭菜和在一起吃下去。而我们做儿女的从来没有关切的问一句母亲喜欢吃什么菜,喜欢吃什么饭?

        妈妈爱吃什么菜?看似简单的命题,一句嘴边的话语,却让我感到沉重,焦灼不安。孝顺父母的途径和方式有很多种,而我给予父母的只是一些纸钞,或是在电话上重复了无数次的问候,还有永远挂在嘴边的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邻居,每个星期一会准时到一家生意很火的烧饼店,站在排起队伍的人群中,等待购买刚出炉的新鲜烧饼。起初我以为邻居或者他的儿子喜欢烧饼而已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到他的家乡寻找一位朋友,临行前邻居把装好了的烧饼让我捎给他远在故乡的母亲,我才知道了其中的原委。

        邻居的母亲牙齿脱落不少,坚硬的食品难以入口,唯一特别喜欢的食物是烧饼。烧饼的身影在邻居的故乡已经绝迹。邻居买遍了小城的所有烧饼,只有他常去排队的那家烧饼店的烧饼松软香甜,极易入口,适合母亲的胃口。邻居在每个星期一把买好的烧饼用塑料袋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,想方设法给母亲捎回家中。

­­­        为了能让母亲吃到适口的烧饼,邻居给母亲添置了一台微波炉。邻居说每次只能买七个烧饼回去,够老人家享用一个礼拜就足够了,多了容易变质,吃了变质的烧饼会影响母亲的身体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 我对邻居孝顺母亲的所为而感动,肃然起敬,自是惭愧不少。邻居却因为家乡路途遥远,工作繁忙不能回到母亲身边尽孝心自责起来。又向我叙述了他的朋友孝顺父亲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邻居朋友的父亲八十多岁的高龄,独自居住在故乡。朋友几次三番接父亲进城,父亲舍不得村里的老伙伴,更不习惯城里的生活,拒绝了儿子的一片苦心。无奈之下,邻居的朋友每个双休日或是骑车,或是坐车都要赶回离小城三十里路程的家中陪伴父亲居住两日。回城的前夕,朋友把父亲需要换洗的衣物全部洗涮干净,把水缸挑的满满当当,把添火用的煤饼打好,够老父亲一个礼拜用,才肯返回城里。

        邻居说他与朋友相比,为母亲捎回去几个烧饼,怎么能报答母亲的养育恩情呢?而我与邻居相比,我又为父母做了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 成长的脚步让我远离了母亲的怀抱,远离了父亲筑起的家园,远离了父母对我们百般的呵护。我们的成长,催老了父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 张爱玲说:“有些事有很多机会做的,却一天一天推迟,想做的时候却发现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孝顺父母就在当下,哪怕是给父母捎去喜爱的食物,哪怕是陪他们吃一顿家常便饭,哪怕是陪他们一起聊聊天……不要当父母离我们远去,让思念的泪水叩击我们的心灵,内心的隐痛被流逝的岁月所代替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孝顺父母的时间会有多少,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。

 

 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广而告之